浙江武義溫泉論壇武义论坛(P養生、H保健、C旅社、W森林公園)
注意:禁止发表政治内容(含个人看法、分析等等)请统一使用新华社论口径。如需使用【聊天室】功能须注册本站会员登陆既可,普通发贴无需注册,欢迎光临!

评后论之二 马克思是“魔鬼教”信徒

发布一个新主题   回复主题

向下

140514

帖子 

评后论之二 马克思是“魔鬼教”信徒




评后论之二  马克思是“魔鬼教”信徒
最近,在海内外媒体上流传着《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等文章,评论人士认为,这些文章揭露了马克思的老底,既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也启发了当代中国人。
    署名今钟的《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披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史实:马克思在青年时代,从基督徒转变成了撒旦教的信徒,是“光照帮”一个成员。并且,在目前保存下来的马克思的书信和诗作中,可以看到马克思反覆使用“向上帝复仇”、“毁灭人类”、“毁灭世界”的词语,充满了对神和人类的仇恨。
    “光照帮”于18世纪在德国巴伐利亚出现,是一个极其秘密的政治颠覆性组织,它们物色到了信仰撒旦教的马克思,让他整理“光照帮”已经准备好的文件资料,最后公布于众,这就是《***宣言》。马克思在宣言中,也将共产主义形容为“幽灵”。难以相信的是,在恩格斯未与马克思同流合污之前,他透露,马克思曾称无产阶级为“蠢蛋、恶棍及屁股”。
     转变发生在马克思18岁上大学遭遇一件非常灵异的事之后,他变成了一位虔诚的撒旦教徒。马克思在其大学时代写的一个剧本中,有着答案。这个剧本叫《奥兰尼姆》(Oulanem)。撒旦教有一种祭仪叫“黑色聚会”。在此仪式中,撒旦教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照着祈祷书念诵,但念诵顺序是完全颠倒的,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件从教堂偷来的圣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于仿冒的交流。在这“黑 色聚会”中,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他们进行纵欲狂欢。
     奥兰尼姆(Oulanem)就是将圣名以马内利(Emmanuel)调乱来写。以马内利是耶稣在《圣经》里的一个名字,其希伯来文意思是“神与我们同在”。黑魔法认为这种颠倒之法是有效的。在《奥兰尼姆》里面的《演奏者》一诗中,马克思有段奇异的自白: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
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看见这把剑了吗?
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
它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
 
    这个版本更清楚地显示,马克思承认他与撒旦签了契约。这些字句有特殊含义:在撒旦教的晋阶祭仪中,一柄施了巫术、能确保成功的剑,会被卖给晋阶者。而晋阶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恶魔契约上签字,于是,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将属于撒旦。

    马克思主义者弗兰兹.梅林(Franz Mehring)在《卡尔.马克思》一书中说到:“亨利.马克思不曾想到,他留给卡尔的丰厚遗产会有助于实现他所害怕的事,但他似乎隐隐的觉察到他心爱的儿子被魔鬼转化。”

    1837年3月2日马克思的父亲来信,对他说:“我曾经盼望有朝一日你会大名鼎鼎,获得世俗的成功,但这并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这些曾是我长期的幻想,但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它们的实现并不能使我快乐。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富有人性地跳动,不让魔鬼转化你的心,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快乐。”

    卡尔·马克思终于在大学加入了乔安娜.绍斯寇特(Joan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信徒。1837年11月10日 马克思给他父亲回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关于乔安娜?苏斯考特(Joanna Southcott)的介绍

1814年12月25日,英国德文郡一位名叫“乔安娜?苏斯考特(Joanna Southcott)的女人自称是先知,并断言自己将是新耶稣之母,将在1814年圣诞节那天分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到60多岁都是处女之身,但她仍然相信自己一定会成为新耶稣之母。她还修正了她自己的死亡日。尽管一派胡言,但许多人还是非常相信苏斯考特,甚至到1927年还有人信她。当时有人当着格兰瑟姆主教的面打开一个神秘的密封盒子,据信里面藏着苏斯考特留下的一条重要信息。盒子打开后,却发现里面只是一张彩票。

评后论之二 马克思是“魔鬼教”信徒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分享这篇文章: diggdeliciousredditstumbleuponslashdotyahoogooglelive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可以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