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武義溫泉論壇武义论坛(P養生、H保健、C旅社、W森林公園)
注意:禁止发表政治内容(含个人看法、分析等等)请统一使用新华社论口径。如需使用【聊天室】功能须注册本站会员登陆既可,普通发贴无需注册,欢迎光临!

评后论之一 谁造就了马克思妻子的一生苦难?

向下

140514

帖子 

评后论之一 谁造就了马克思妻子的一生苦难?




评后论之一    谁造就了马克思妻子的一生苦难?
 燕妮(1814~1881)全名燕妮·冯·威斯特华伦,后随夫姓,全名燕妮·马克思。生于德国威斯特华伦的一个贵族家庭, 她的父亲路德维希·威斯特法伦是普鲁士政府一名枢密顾问官,负责撒尔茨韦德和特里尔。她是“特里尔舞会皇后” ,那一带最美丽的女子,还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可惜的是,年幼的燕妮却被马克思的狂热追求迷惑,瞒着父母把自己的终身交给了一个不能信赖的撒旦教徒。至死,她都完全不知道马克思在大学加入了由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 从结婚那天起,燕妮就开始了常人不可想象的悲惨生活。

    1843年6月,马克思和燕妮在特利尔城附近的小镇克罗茨纳赫举行了婚礼。四个月后,燕妮挺着肚子随马克思奔波到巴黎。2个月内,他们搬了三次家。7月带着孩子赶到巴黎。处境极为糟糕,燕妮的“最后一件首饰也已经送到当铺里去了”。8月,马克思一家到了伦敦。此后燕妮终身随马克思走上漂泊之路——从巴黎到到布鲁塞尔,从布鲁塞尔到巴黎,从巴黎到科伦,从科伦到巴黎,从巴黎到伦敦,在欧洲各个城市之间来回穿梭,而且多次身孕在身。
    她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说明她对前途的忧虑,“亲爱的,对我们的未来,我感到极大的焦虑……人们对稳定的收入谈论得太多了。对此问题的回答,我只能羞愧难当,并答之以往后我也会有华美的服饰。” 
    1850年4月,由于交不起房租,马克思一家被从伦敦切尔西区的房子中赶了出来,他不得不携持家小四处转移。1850年3月底,燕妮写信给好朋友约瑟夫·魏德迈时,描绘了她当时的生活情况:“因为这里奶妈工钱太高,我尽管前胸后背都经常疼得厉害,但还是自己给自己孩子喂奶。这个可怜的孩子从我身上吸去了那么多的悲伤和忧虑,所以他一直体弱多病,日日夜夜忍受着剧烈的痛苦。他从出生以来,还没有一夜,能睡着二到三个小时以上的。最近又加上剧烈的抽风,所以孩子终日在死亡线上挣扎。由于这些病痛,他拼命地吸奶,以致我的乳房被吸伤裂口了;鲜血常常流进他那抖动的小嘴里。...... 
    ……有一天我正抱着他(指儿子格维多)这样坐着,突然我们的女房东来了……要我们付给她五英镑的欠款,由于我们手头没有钱,于是来了两个法警,将我们不多的全部家当——床铺衣物等——甚至连我那可怜的孩子的摇篮以及泪眼汪汪地站在旁边的女孩们的比较好的玩具都查封了。他们威胁说两个钟头以后要把全部家当拿走。那时忍受着乳房疼痛的我就只有同冻得发抖的孩子们睡光地板了。我们的朋友施拉姆赶忙进城去求人帮忙。他上了一驾马车,马狂奔起来,他从车上跳下来,摔得遍身是血,被人送回我们家来,那时我正和我可怜的发抖的孩子们在哭泣。 
    ……第二天我们必须离开这个房子。天气寒冷,阴暗,下着雨。我的丈夫在为我们寻找住处,但是他一说有四个孩子,谁也不愿收留我们。最后有一位朋友帮了我们的忙,我们付清了房租,我很快把自己所有的床卖掉,以便偿付药房、面包铺、肉铺、牛奶铺的欠款,他们听说我被查封财产都吓坏了,突然一起跑来向我要账。把出卖了的床从家里抬出来,搬上小车——您知道,又出了什么事?当时天色已晚,太阳已经落了,按英国的法律在这个时候是禁止搬运东西的,于是房东领着警察来了,说里面可能有他的东西,说我们想逃到外国去。不到五分钟,我们门前就聚集了不下二三百个看热闹的人,切尔西的流氓全来了。床又搬了回来,只好等第二天早晨太阳出来后再交给买主;最后,当我们卖掉了一切家当,偿清了一切债务之后,我和我可爱的孩子们搬到了莱斯特广场莱斯特街1号德国旅馆我们现在住的这两间小屋。在这里我们每星期付五个半英镑才凑合住下来了。 ”
    这悲惨不是生来就应该由燕妮承受的,这是马克思赐予她的。马克思从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养家,从未打过工挣过钱。马克思给恩格斯写信:“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琳蘅患一种神经热。医生,我过去不能请,现在也不能请,因为我没有买药的钱。八至十天以来,家里吃的是面包和土豆,今天是否能够弄到这些,还成问题……我连读报用的便士也没有一个……怎样才能还清所有这些鬼帐呢?最后……我从某些庸人那里借了几先令和便士……为了不致饿死,这是必要的。一切必需的东西都送进了当铺,我因无裤子和鞋子而被囚禁在家里”。 
     恩格斯第一次见到马克思,印象很深,他写道:“谁在追求野蛮的目标?一个来自 Trier(马克思的出生地)的黑暗之人,一个显著的怪物。他不行,亦不走;他用脚后跟,伴着肆虐的狂怒跳起,似乎想抓住广阔的天幕,再把它扔到地上。他在空中长伸双臂,握紧邪恶的拳头;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捉住了他。” 
    次年〈1951〉9月,由于脑膜炎,这个孩子在马克思伦敦的第二处“家”死去了。这只是第一个。1852年4月,在伦敦的第三个住处,第五个孩子,仅1岁弗兰西斯卡又离开了。燕妮写道, 
    “我们的小弗兰西斯卡得了严重的支气管炎。她在生死线上挣扎了三天,忍受了可怕的痛苦。她死了之后,我们离开了在后面房间里的她小小的身体,来到前面房间,在地板上支起了床……我内心感到痛苦,匆忙到了离我们不远的、常到我们这里来的一位法国移民那里,请求他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我们。他立刻以最友善的同情给了我两英镑。这些钱被用来买了棺材,我的孩子现在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这样坚贞的妻子,回报她的是马克思的出轨。1851年,他的私生子出生了,燕妮受到极大打击。1852年,身心受尽折磨的燕妮,因生病经常躺在床上,消瘦、咳嗽。1855年3月间,不满9岁的长子埃德加尔病危, 4月8日 ,肠结核病终于夺去了他的幼小生命!随后燕妮和其长女相继死于癌症。
    马克思对于以终身相许,牺牲了一切,在一生痛苦中挣扎而挚爱他的人,连她的葬礼都不参加。 
   马克思一生对她都没说实话:“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我是撒旦的高徒,撒旦教的精英。”燕妮至死也不知道他选择的是谁? 
参考资料: 
1、麦克莱伦《马克思传》 
2、马克思.燕妮《动荡生活简记》 
3、Richard Wurmbrand 《Marx and Satan》

评后论之一 谁造就了马克思妻子的一生苦难?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分享这篇文章: diggdeliciousredditstumbleuponslashdotyahoogooglelive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