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武義溫泉論壇武义论坛(P養生、H保健、C旅社、W森林公園)
注意:禁止发表政治内容(含个人看法、分析等等)请统一使用新华社论口径。如需使用【聊天室】功能须注册本站会员登陆既可,普通发贴无需注册,欢迎光临!

2、马克思学生时代的后期:开始背离基督教,仇恨人类,渴望向上帝复仇

向下

140514

帖子 

2、马克思学生时代的后期:开始背离基督教,仇恨人类,渴望向上帝复仇




马克思学生时代的后期:开始背离基督教,仇恨人类,渴望向上帝复仇

然而,马克思获得文凭不久,一件非常灵异之事发生了。在 Moses Hess(莫泽斯?赫斯) 于 1841 年把马克思导向社会主义信念之前,他已成为一名热烈的无神论者。这种性格转变,在其学生时代的后期表现出来。

马克思在学生时代后期所写的一篇论文中,六次重复了“毁灭”一词——他的同学没任何一人在考试中使用此词。于是,“毁灭”成了马克思的绰号。对于马克思来说,想要毁灭是相当自然的,因为他说人类是“人类垃圾”,又说:“没有人来拜访我,我喜欢这样,因为现在的人类是(粗言秽语),他们是一群混蛋。”

那时,马克思在一首诗中写道:“我渴望向上帝复仇。” 马克思相信上帝确实存在,虽然上帝从未伤害他,他却要与祂争斗。马克思生于一个较富裕的家庭,他在童年时从未挨饿,在学生时代的生活又比他的朋友们好得多。那么,这可怕的对上帝的仇恨从何而来?其私人动机尚未可知。或许,作此宣言时,马克思是“另一位”的喉舌?

这个年纪的大多数年青人有着服务世人的美好理想,同时为自己未来的事业而努力。 然而年轻的马克思却在《绝望者的魔咒》一诗中写道: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 
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 
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 
我剩下的只有恨仇。

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 
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以健康观点看待世界的人, 
将会转变,变得惨白和死寂。 
他被盲目和寒冷的死亡所占据, 
将给他的快乐准备坟墓。”

【以上引用自:* 《绝望者的魔咒》(*** of One in Despair)全诗英文版:.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11.htm】

马克思梦想毁灭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他在另一首诗(这就是后面提到的《人之傲》)中写道:

“那时我将如神一般,

穿越已成废墟的王国,凯旋而行。 
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 
我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以上引用自:此诗另一英译本全文: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20.htm对应诗句:Like unto a God I dare,Through that ruined realm in triumph roam.Every word is Deed and Fire,And my bosom like the Maker's own.】

坐于王座上的“那一位”,将散布极端的痛苦与恐惧——这个自白和“我将在上苍设立我的王座”一句,使我们想起了路斯弗(Lucifer,在英文中通常指撒旦)的骄傲之言:“我要升到天上,在神的众星之上,我将设立我的王座。”(圣经?旧约?以赛亚书 14:13)

而曾是马克思密友的Bakunin(大陆译为巴枯宁)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的地步。

2、马克思学生时代的后期:开始背离基督教,仇恨人类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分享这篇文章: diggdeliciousredditstumbleuponslashdotyahoogooglelive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